曾经,我也是一位《绝地求生》的飞机驾驶员

详细内容

我是一名飞机驾驶员,没错,是那个叫《绝地求生》的逃杀游戏里的飞机驾驶员。我是这个游戏最重要的人,却从来没有人见过我。

每一天,每隔一小时,我都会定时发动出生岛上的飞机,准备起飞。“飞机就要起飞了……”我重复播放着登机提示音,十秒后,这座飞机上就将会坐满前往求生岛的人们。


 

飞机上的人总是各种奇装异服,穿什么衣服的都有。有穿着黑白灰全身运动装的光头大叔,有穿着性感橘黄小背心的马尾小少女,有穿着火辣皮衣皮靴的束发大少女,还有总是穿着一身灰黄色外套的爆炸头小哥,至于超短裙则是飞机上所有女人的标配。

飞机上的人们总是躁动不安,我曾经怀疑他们都是各自国家的一级跳伞运动员,每一个人都会在飞机抵达终点站之前跳下飞机。男的气势威武,“呼”得就跳了下去;女的气势更威武,甚至从来不害怕自己走光(毕竟是反重力超短裙)。


 

Y城、P城和R城都是人们跳伞的热门地点。Y城在地中海的尽头,周围有很多平原,地势也高。听他们经常跳这里的人们说,这里会很容易刷到车辆和船。我心想,那在出生岛是不是很容易刷到我的飞机。(笑)P城几乎在整个求生岛的中央,我从飞机上都能看到那里的房屋很多,应该枪械资源也挺好的。不过,前两天我看新闻,看到P城经常出现火并事件。唉,这些人啊,真是不打不欢乐。R城的附近有河,河上有座桥。有不少人都有守桥抢劫过桥人的嗜好。听起来还挺危险刺激的,幸好我开飞机他们拦不住我。

 

 

当然,也有好多人不喜欢刚来刚去、打打杀杀,他们另辟蹊径,会选择一些荒郊野岭、人烟稀少的地方跳落,又俗称“打野”。说到这里,你是不是以为我的工作就只是开着飞机,然后任由一堆人“哗啦呼啦”跳到岛里去?其实我还有一份工作,就是当所有人都跳落之后,在岛里随机扔东西。

你问我扔啥东西,当然是装满了物资的空投箱——和炸弹啦。(笑)



 

也因为我扔的这些东西,导致岛上逃亡厮杀的人们对我的感情很是复杂。有的人把我当成他们的幸运女神,有的人把我看作是最邪恶的混蛋。我也很无奈。很多事我也没办法,上级给我的命令就是这样的,我投放的物品都只能随机投放。曾经有很多人来问过我,想知道我投放空投箱和炸弹的地点。我总是恶趣味地告诉他们一个诡异的地点,然后每一个去那里的人都会惊奇地发现他们一降落就在安全区以外,怕不是要花一辈子去跑毒。我也不是要故意惩罚他们,每一个想通过旁门左道、破坏规则来赢取比赛的玩家,我都很讨厌。

当然,我也有过破例。这可是个老故事了。烧壶好酒,坐下慢慢听我讲。

 

我清楚地那一天,我驾驶的飞机依旧缓缓地飞驰过求生岛上空,早已杀红眼的男女玩家都急冲冲地跳下了飞机。有的人刚一落地,就化作了小盒子。

我刚打算返航去取物资和炸弹,却蓦然注意到,飞机舱室里蜷缩着一个少女。她的校园短裙和厚厚的羽绒服格格不入,脸上一副瑟瑟发抖的模样,一双褐黑色的眼睛无助地望着战火逐渐燃起的求生岛。


 

“你怎么了?”我好奇地问着,“我就要飞到求生岛尽头了,再不跳伞,你就没法再跳下去了……或者跳到海里喂鲨鱼……”“我……我不会跳。”耳边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纳尼?”开了这么多年飞机,头一次碰到这种情况的我一脸懵逼了。我把声音放低了许多,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温和亲切一点,试探着问:“那你是怎么走到我这架飞机上的?你不知道这是求生岛玩家专用的飞机么?”“不,不知道,我……我只是想、想回家……”“啊?!这……”我难以置信地扭头看向她。

她的目光躲躲闪闪,低着头,不说话。

 

飞机上的轰鸣声异常刺耳,我头一次觉得机舱里的气压有点让人难受。“嘿,小伙子、啊不小姑娘……你看我现在正在开大灰机呢,可没有办法帮你回家。毕竟下面还有这么多家伙等着我扔物资和炸弹呢。”我努力让自己变得幽默一点(出生岛上的单身汉子们都这么说,你要幽默一点,才会有妹子愿意听你的搭讪),“其实跳伞不见得是多么难、多么恐怖的事情,它就像……吃个早饭一样,啊呜一口,饭就进口;咕咚一声,就咽下去了。”“噗……”小姑娘破涕为笑,我顿时对那些求生岛的单身汉子们心生感激。。“你听我说,你往那里跳,”我用手指着岛上的一点,努力地回想着它的名字,“啊对——大厂房,那里没人什么人跳,你会很安全的。”我又补充了一句:“放心,我会给你投送物资的。跳下去后和保护好自己,见到飞机不要害怕,我会给你扔空投箱,里面有你需要的一切东西。”“懂了么?”我最后问。小姑娘只是略有乖巧地点头,还是不说话。

“好,那就跳吧。记得开降落伞。”


 

十分钟后——对,就是十分钟,她犹犹豫豫地跳了十分钟——她的身影消失在了机舱里。后面的故事顺理成章,毒圈一遍遍地刷新,大厂房却总在安全区的最中心,宛如天命圈;一向最稀有的空投箱,也像下雨一样往大厂房掉;而无数想要跑去大厂房的玩家们,统统死在了飞机无情的炸弹下。玩家们惊恐地发现,这次的炸弹准得让人不敢出房间。然而,就是这么高难度的一场逃杀大作战中,却有一个不知名的小女孩赢得了最终的胜利。她最后凭借着空投箱里几百个急救包耗死了所有玩家。

玩家们都说,她以最难以置信的方式赢得了比赛,仿佛开挂,却自此以后再也没人见过她参加大逃杀。

她成了一个传奇。

 

每每听到飞机上的玩家们闲聊这些事情,我总是笑而不语。不知道那个小姑娘在家里过得怎么样了……我还挺怀念那天她的超短裙的……或许我能去见她一面,如果我下飞机的话……看到现在,相信大家都特别好奇,我既然是一个这么重要的人,驾驶着最重要的飞机,进行着最重要的任务,却从来没有人见过我。这究竟是为什么?原因就是,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这座飞机。我就像是《海上钢琴师》里的钢琴师1900一样,求生岛是千万玩家们的家、千万玩家们的世界;而飞机就是我的家、我的世界。想来见我一面么?来求生岛吧,这可是场大冒险哟。​​​​

也因为我扔的这些东西,导致岛上逃亡厮杀的人们对我的感情很是复杂。有的人把我当成他们的幸运女神,有的人把我看作是最邪恶的混蛋。我也很无奈。很多事我也没办法,上级给我的命令就是这样的,我投放的物品都只能随机投放。曾经有很多人来问过我,想知道我投放空投箱和炸弹的地点。我总是恶趣味地告诉他们一个诡异的地点,然后每一个去那里的人都会惊奇地发现他们一降落就在安全区以外,怕不是要花一辈子去跑毒。我也不是要故意惩罚他们,每一个想通过旁门左道、破坏规则来赢取比赛的玩家,我都很讨厌。

当然,我也有过破例。这可是个老故事了。烧壶好酒,坐下慢慢听我讲。

 

我清楚地那一天,我驾驶的飞机依旧缓缓地飞驰过求生岛上空,早已杀红眼的男女玩家都急冲冲地跳下了飞机。有的人刚一落地,就化作了小盒子。

我刚打算返航去取物资和炸弹,却蓦然注意到,飞机舱室里蜷缩着一个少女。她的校园短裙和厚厚的羽绒服格格不入,脸上一副瑟瑟发抖的模样,一双褐黑色的眼睛无助地望着战火逐渐燃起的求生岛。

客户服务中心

客服一

客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