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难熬:中国《绝地求生》联赛第一年小结

详细内容
上海VSPN电竞中心,2019年《绝地求生》最后一个重量级的赛事落下帷幕,iFTY电子竞技俱乐部以总积分150分获得冠军,将携手VC/4AM/QM电子竞技俱乐部出征年底在美国举办的PGC全球总决赛——作为吃鸡这款游戏诞生后最早组建的战队,iFTY的归来也让很多玩家唏嘘不已,同时,作为一款曾经风靡全球的“大逃杀”类游戏,《绝地求生》的人气流失同样也使得其电竞化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一言难尽的年度“三大赛事”几家欢乐几家愁

2019年,是《绝地求生》在全球开启电竞联赛化的第一个年头,在国内除了次级联赛之外,就是三大积分赛和后续的春季赛、夏季赛以及刚刚结束的大师赛。

6月9日,《绝地求生》PCL春季赛结束,之前名不见经传的VC战队拿下春季赛冠军,提前锁定了一个年底PGC全球总决赛的名额;


 

9月29日, 《绝地求生》PCL夏季赛季后赛最后一个比赛日结束,国内人气最高的4AM俱乐部终于拿下了属于他们的冠军,这也是国内绝地求生难得的登上热搜的大事件;



之后,在春季赛和夏季赛表现优异的14个俱乐部又开始了pcm大师赛,iFTY和QM拿下了参与全球赛的最后两个名额——尤其,长达半年多的2019年《绝地求生》的国内联赛也告一段落,总体看下来,这三大赛事看下来,可以说国内《绝地求生》的电竞化环境并不乐观。

首先,商业化前景并不乐观。

以春季赛冠军VC战队为例,幕后老板就已经将俱乐部卖给了4AM,也就是说,春季赛和夏季赛的两个头名在资本层面可以算是一家。作为PUBG的官方解说以及前17战队的教练,joy在4AM夺冠后也表示,夏季赛幸好是4AM战队夺冠了,这对于这款游戏以及国内的联赛都是有好处的,因为只有他们有能力把这个冠军变现,因为4AM有着绝对的流量。

同时,作为曾经人气仅次于4AM的17战队,也和知名歌手林俊杰投资的SMG战队合并成为全新的“SMN”俱乐部,并且引入了天霸的核心选手baolei,但最终的成绩却直线下落,和世界冠军OMG战队一起只能等待2020年为自己证明了。

其次,场外因素也多为“钱”。

在整个联赛期间,《绝地求生》的俱乐部和选手来来走走,也有“数灯门”的违规事件发生,但被更多业界内外围观的“开撕”事件,多是为钱忙。

影响最大的毫无疑问是4AM的孤存出走事件,因为对续约的条件以及流程不满,孤存和4AM之间上演了“一出好戏”,也让很多人看到“职业选手”确实有可能赚大钱——孤存的850万一年的直播合同,确实也从一个侧面让电竞选手的前景看起来不错。

之后,就是iFTY老板A+因为旗下选手LongSkr,怒骂OMG的Lionkk,闹得沸沸扬扬。这一事件的起源其实还是因为电竞选手的“收入”,可见,对于很多职业选手而言,赚钱以及赚多少钱是不可回避的,毕竟,竞技的黄金期可能就那么三两年。

当然,2019年的联赛结束之后,或许很多《绝地求生》的俱乐部会退出,也或许有一些新鲜的面孔会出现,但对于很多投资人而言,除了兴趣和为爱发电之外,或许会考虑下:作为两大多金战队的OMG和SMG在联赛中的成绩低迷,至少说明,在当下吃鸡的电竞赛事中,多金和简单的人员叠加并不是出成绩的保障……

展望2020年除了成绩、国服之外,还有什么?

在过去的三年时间里,《绝地求生》这款游戏经历从人气暴涨到人气暴跌的过山车过程,并且逐渐稳固,从全球范围内,无论是游戏人数还是观看直播的人数都逐渐稳定;但在国内,其实还存在相当的变数,那么展望2020年,如果《绝地求生》联赛想要更吸引人,要有什么变化?

首先,世界赛的成绩要好起来。

虽然在去年的PGI上OMG拿下了世界冠军,但总体来看,国内《绝地求生》的联赛水平和头部队伍的竞争力都差强人意。在4月的FGS伦敦赛上,CL和OMG小组赛就被淘汰,而4AM战队与17战队分别在第7名与第15名;之后在泰国举办的MET亚洲邀请赛也是一地鸡毛;接着就是8月的全明星赛,由韦神率队的中国全明星赛也没有超过韩国,失去了一个年底全球赛的宝贵名额……


 

所以,目前来看,欧洲和韩国的绝地求生的成绩都比国内要好;但国内战队的成绩要比泰国、越南的头部战队要差,所以想要激发国内玩家的热情,也需要有优异的成绩做保证。

其次,赛事要更优化。

国内《绝地求生》的联赛的赛制其实是比较奇怪的,或许是因为要让更多的俱乐部能够有参与感,国内的联赛是分为三个赛区、共计可以容纳48支战队参与到联赛中的,春季赛都是周赛积分制,到了夏季赛又在周赛的基础上增加了季后赛,但总体来看,国内的吃鸡联赛还是普惠性质的。

相对而言,国内的玩家们相对更喜欢欧洲区的赛程,分为三个阶段,每个阶段都是16个战队参与,每个阶段都有升降级制度,同时,世界赛的名额是由后两个阶段的积分综合得到的——这也使得欧洲区的战队更注重成绩的稳定性,最后结果也是如此,后两个阶段的冠军都是faze,而追赶者也都是李逵、TSM、G2等。

事实上,无论是欧洲还是韩国以及东南亚赛区,强队的成绩都相对稳定,这一方面说明国内吃鸡战队的水平比较接近,但同时,相对稳定的强队的缺失也使得联赛的观赏性和传播上少了一些趣味和期待——除了主客场之外,卫冕、黑马、强弱分化等话题也是值得借鉴的。

未来,相信如果“国服”能来,相信国内吃鸡联赛的赛程一定会出做很好的优化。

再次,或许奖金还可以更多一些。

如果,读娱君假设下,如果国服能来以及明年国内的联赛赛制更优化,战队也能够在世界赛上打出好成绩,那么,增加奖金或许对于联赛的收视和影响力会有直接的拉动。以正在进行的《英雄联盟》S9赛为例,冠军的队伍不仅会独享225万美元,而且冠军皮肤收入的25%也会分给冠军队伍;而在稍早之前结束的dota2 TI9赛中,夺冠的队伍奖金更是超过了一个亿的人民币……相对而言,国内吃鸡联赛的夺冠奖金池还是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从整个电竞大环境来看,《绝地求生》还是属于刚刚起步的阶段,存在诸多的问题,但对于未来,其实还是有一些乐观的。

国内市场以及吃鸡受众仍然很庞大。中国市场以及中国玩家对于“吃鸡”这款游戏的热爱,不仅使得《和平精英》手游横扫,也使得《绝地求生》电竞联赛也受到了全球的瞩目——全球知名电竞俱乐部Liquid的两位王牌选手ibiza与Jeemzz在国内已经直播数月,很受国内网友的欢迎;而全球顶级电竞俱乐部、欧洲区的王者FaZe战队的经理iukeEe,在微博上也是相当活跃,不仅和粉丝们互动频发,更和国内的各大战队各种的“眉来眼去”。


 

为什么他们要在国内直播,以及在国内的社交网络里活跃,说白了,“天下攘攘皆为利忙”,这里有玩家、有粉丝、有逐渐成熟的赛事,自然也使得这些强队不会忽略这一潜力无限的大市场。

事实上,《绝地求生》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整个直播行业,2019年最大的惊喜大概就是“一条小团团”杀出重温,成为最具人气的大主播,这位从不露脸的女主播,就是在抖音走红以及在斗鱼直播《绝地求生》的。

最后:

10月10日,斗鱼宣布成立了一下新的绝地求生俱乐部DYG,这或许就是一个利好的信号……虽然还有两个多月,2019年才会真正的过去;但对于很多《绝地求生》的战队和俱乐部而言,随着PCM大师赛的结束,他们的2019年其实已经结束了,或许会面临解散,或许会面临转型和退役,但相信一定也会有很多俱乐部和选手们会坚持下来,为了理想而战。

2020年,《绝地求生》国服会来吗?


客户服务中心

客服一

客服二